2018/12/28 上午9:27:28 星期五
                                      新聞熱線:0577-67898890 廣告熱線:67810777 | 關于我們 | 舊版
                                      您當前的位置 : 文成新聞網  ->  文化  ->  鄉土文化  ->  走遍文成  -> 正文走遍文成

                                      金星,它的名字叫紅

                                      □ 張嘉麗
                                      發布時間:2021年11月04日 來源: 查看評論

                                           

                                            金星位于文成縣境北部,是一個緊臨青田的地方。幾年前,我曾走過一次金星,當時聽到許多關于金星的故事,聽得最多的是當地的紅色文化。聽的時候,腦海里立刻跳出一部小說的名字《我的名字叫紅》。而金星與這部小說最密切關聯的地方,就是它的名字也可以叫紅。金星因曾開展過轟轟烈烈的地下革命,而被授予紅色革命根據地。

                                          去金星時是一個陰雨綿綿的春季。由于路途遠,抵達時,已近中午,第一站便去了村中的烈士墓。盡管已是春天,乍到一個陌生的地方,冒著雨去看墓,總覺得有些發冷。

                                          烈士墓位于金星村石背腦處的平臺上,占地40平方米,墓呈六角型,中間豎有碑文。墓的正中有一塊高1.5米的碑,上書“革命烈士墓”。當知道墓中埋葬的是兄弟六人時,瞬間熱血上涌,再也不感到冷了。是什么原因讓六兄弟走上不歸路?當地人說起六兄弟的故事,總是停不下來。

                                          提起六兄弟,自然要從革命說起。1930年5月,中國共產黨在浙南組建了中國工農紅軍第十三軍。那是一個火熱的年代,熱血青年,總想報效祖國。此時,金星龍門村胡從登、胡從昆、胡從通三兄弟在青田一帶幫工?粗锩_展得如火如荼,三兄弟商量了一下,便一起報名參加了紅軍,并被編入紅一團當戰士。參軍后,三兄弟一心報國。那時,革命隊伍還不是很強大,不久,胡從登接到命令,奉命回家鄉宣傳革命,發展紅軍隊伍。他先后發展了五六十人參加了紅十三軍。

                                          胡從登在家鄉活動期間,正值中共瑞安縣委書記鄭賢塘和西區區委書記周醉樵在金星一帶發展黨組織、建立蘇維埃政府。就像找到了組織一樣,胡從登便積極配合他們開展工作,因此被吸收加入中國共產黨,并擔任龍門村黨支部書記繼續發展紅軍隊伍。

                                          文成縣未成立之前,地界是原青田、瑞安、泰順三縣的邊角料,因地處偏僻,非常適合開展革命工作。1935年春,以粟裕為師長、劉英為政委的中國工農紅軍挺進師進入浙西南地區。得知消息,胡家兄弟翻越30余里山路,到南田三源把紅軍迎到龍門村?粗t軍隊伍越來越大,胡從登大哥胡從點和兩個弟弟胡從威、胡從慎也都參加了紅軍挺進師。自此,胡家六兄弟全都參與了革命,并積極配合打土豪籌經費等活動。

                                          隨著兄弟們的頻繁活動,危險也在向他們靠近。1935年11月12日,因帶挺進師籌款籌糧,被地主告密,胡從登被國民黨保安隊抓去,囚禁在溫州保安司令部監獄。被逮捕后,國民黨保安隊試圖想從胡從登的嘴里審訊出挺進師的實力和動向,便對他施以酷刑,用盡了各種招數,受盡折磨后,胡從登誓死不屈。為此,國民軍惱羞成怒,于1936年10月的一天,將其殺害。犧牲時,胡從登39歲。

                                          之后噩運向他們兄弟步步緊逼。接著在惡霸的告密下,國民黨青田縣自衛團帶了一支120多人的保安隊來到巖門村,將老三胡從昆和老四胡從通逮捕,并于次日在青田縣城郊的溪灘上殺害。犧牲時,胡從昆36歲,胡從通33歲。

                                          兄弟們的遇難,讓胡從點、胡從威和胡從慎3兄弟與土劣斗爭更加堅決。奔襲土劣,分糧燒債契,還冒著生命危險安置、護理紅軍傷病員。不久,國民黨青田縣自衛團頭目夏守素派兵到龍門村剿捕胡從威三兄弟。三人不幸被捕,胡從點因自幼腿有殘疾,行動不便,被砍死在村外田頭,胡從威和胡從慎被捕后,則被木樁活活釘死在南田龍岙的后畔山上。三兄弟犧牲時,老大胡從點45歲,老五胡從威28歲,老六胡從慎僅19歲。為革命,六兄弟全部英勇就義,獻出了生命!

                                          村人介紹,今立此碑,不僅銘記烈士的悲壯事跡,同時也讓更多的后人了解先烈們為革命事業捐軀的精神,當他們沉眠地下的時候,他們的精神將永垂不朽,且激勵著后人!

                                          參觀烈士墓后,我們一行人也前往龍門村尋找英烈舊居。六兄弟的家位于龍門村的一處山坡上,六兄弟遇難后,人去房空,多年無人打理的房屋多處損壞,部分已倒塌,如今僅剩下一個屋架。春日的雨中,搖搖欲墜的房屋也因主人的悲壯,帶著一份幽怨與凄涼。

                                          金星除龍門一家六英烈外,派巖坑村也有一戶有名的紅色家庭。

                                          派巖坑是一個美麗而又古樸的村莊,村以溪得名。村民說,村內溪中原有一塊石頭被雷電擊毀,村人便叫此溪為破巖坑,當地方言“破”與“派”發音相同,日后便寫成了派巖坑。村莊處在山坳里,如果無人帶路,很難找到。派巖坑是文成保護較為完整幾個古村之一。村內房屋皆依山而建,全部由塊石與木材建筑而成,遠看層疊交錯,非常古樸。在萬木蘇復的春季,我們走進去,村莊似乎也帶著久遠的記憶由沉睡中蘇醒過來!就連臺階上的青苔,山間的樹木與花草都帶著春日欣欣向榮的景象展現在面前。

                                          沿著村中的小路,過小橋,走石階,我們走進一座木質結構的古民居里,這便是紅色家庭許明載的家中。

                                          許明載是一名黨員,曾擔任玉壺區委委員。其父許紹七,也是一名黨員,早年曾為紅軍引路和安排膳宿,雖被國民黨自衛團抓去吊打和掠空家中財物,解放戰爭中仍積極為黨做聯絡工作;其兄許明巧,是派巖坑村的地下黨支部書記;其弟許明璋是一名解放軍戰士,也加入了共產賞,為特委機關警衛連班長。

                                          據《文成縣志》記載,1947年2月,縣委駐玉壺工作組開辟縣委至特委機關北線交通走廊,建立了從西里經二源、蔡坑、派巖坑、安峰、雅寮、茶園、李山至特委機關的地下交通線。之后,隨著斗爭形勢的發展,縣委同特委機關的聯絡更趨頻繁。為了便于聯絡,玉壺、南田區委遵照縣委指示,各自派出工作組,進入兩區交界的十源等“空白”鄉,共同開展政治工作。派巖坑村地處偏僻,非常適合開展工作,許明載家便是其中的一個聯絡點。

                                          面對日益鞏固,發展壯大的地方基層黨組織,國民黨調青田自衛隊200多人,由夏守素帶隊企圖消滅黨組織。許明載家是區委活動重要據點之一,也是縣委和特委的重要地下交通聯絡點。1948年8月23日、25日,夏守素先后兩次用6挺機槍壓陣,包圍許明載家。然而,兩次捕捉均未遂,夏守素惱羞成怒,肆虐鄉里,并抓去許明載母親、家小等7人。面對嚴刑,許家老少堅貞不屈,嚴守組織秘密。許家不畏敵軍威脅,積極推進地下黨組織發展,為玉壺區革命事業做出巨大貢獻,為此,特委書記龍躍還親自寫信贊揚許明載一家的革命事跡。

                                          在革命中曾發揮重要作用的派巖坑村,由于地處偏僻,全部村民都搬遷出去。如今村子已人去樓空,成為名符其實的無人村。幸運的是,這座村子因掩藏深山之中仍保留完整。走進村子,四周除了泉水聲與鳥鳴聲,一片寂靜。我們在村中來來回回走了幾趟,踏著長滿青草的石階,驚嘆著長滿青苔的樹木,體驗著一個村子的孤獨與安靜。而那些錯落有致的百年古建筑與那些石橋、石墻屹立不倒的同時,似乎在向來者訴說著悠悠往事及一個叫紅的名字。

                                      N 編輯:張嘉麗責任編輯:張嘉麗
                                      點擊排行

                                      關于我們 | 總編信箱 | 網站動態 | 廣告合作 | 聯系我們 | 幫助信息 | 記者投稿 全站導航

                                      •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