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2/28 上午9:27:28 星期五
                                      新聞熱線:0577-67898890 廣告熱線:67810777 | 關于我們 | 舊版
                                      您當前的位置 : 文成新聞網  ->  文化  ->  鄉土文化  ->  文化動態  -> 正文文化動態

                                      蔣孟盛和鐵山礦場風云

                                      發布時間:2021年10月22日 來源:文成新聞網 查看評論

                                        蔣孟盛,原名蔣廷杰,南田鎮十源村人。1935年11月,他與葉有昌、三源的夏及民、下保坳的黃體茂等12人動身,先到溫州、廈門,經香港,再乘4天4夜的輪船,便在新加坡的紅燈碼頭上岸。然后,從龍云坡乘80里路的火車,到達鐵山。這地方一聽名字就知道產鐵,原屬英國,后被日本人買去經營。這兒有五千多工人,主要是中國勞工,大部分來自浙江、福建、廣東、山東四個省,也有少數英國統治的殖民地勞工。

                                      人間地獄

                                        日本人哪里把勞工當人看待?飯中的砂粒幾乎把牙齒都要頂脫。配的老是茄子、豇豆,一聞氣味就夠惡心。住房好比鴨兒籠,寢室排滿雙臺床,平均200多人擠在一間,人聲嘈雜,又悶又臭,工人常常暈倒......

                                        工資嘛,總是克扣。普通勞工,每天說給一個叨幣,其實只有七八角,扣去伙食三角,除了零用,帶回家里,還養不活老婆。日本監工看到有點帶黃泥的鐵礦石,就在風車斗上打“x”,意思是作廢,不給工錢。有時,工人已很認真,礦石無半點黃泥,又借故太慢、太粗等等又打“x”。日本老板就是這樣榨取工人汗血的。

                                        礦山老板有大老板、二老板、三老板之分,他們把工人卡得死死的。日本監工六時就催勞工起床,待七時出工,他才回家吃飯。有個三老板的兒子,人高馬大,胖胖的,常在工地巡視。工廠規定工人半天也不準休息,要是誰坐下歇力,他就過來大罵:“拔格一落(日語,意思是畜生)!”然后,拳腳同時直擊工人的胸腹,將其打翻在地。打死的,被機器碾死的,被巖方壓死的,每天都有二三具尸體從蔣孟盛做的鐵工廠門前抬過,放到后山埋葬。

                                        最殘酷的,要算借刀殺人。礦山華人多,管理的日本人很少,他們就利用中國人打中國人。一九三六年正月,蔣孟盛他們剛到鐵山,就看到這樣一場毆斗:山東的一個工人與廣東的一個工人,僅為雞毛蒜皮的事產生摩擦,日本老板就乘機利用山東人個子大,性子直,唆使他們的頭頭,煽動一批不明真相的同鄉,用鐵棒、柴棍、啤酒瓶,向廣東工人突然襲擊,被打死10多個,打傷的40多個。像這樣的事情,是經常發生的。

                                        你想想,中國工人被日本老板利用,不僅不反抗,反而還打自己人,這不是助紂為虐嗎?怎叫人看得下去!

                                      秘密宣傳

                                        1937年“七七事變”之后,日本老板對勞工的態度就更壞了。礦山處處裝有高音喇叭,用英語、華語分兩次播送國際消息。當聽到日本鬼子揚言要在三個月內占領中國,勞工們的心比刀割還要痛,做工也懶洋洋沒精神了;當聽到從“八一三”開始,日軍五十多天還打不下上海,大家心里甜滋滋的。蔣孟盛開始在想,我們應為中國的抗日戰爭干點什么呢?

                                        一個雨后的黃昏,吃過晚飯,蔣孟盛約同時出來的十一個老鄉,借故到后山上看風景:一條彩虹掛在東方,大家紅光滿面!爸袊娒穹e極抗日,我們在這兒使牛勁馬力為日本開礦,給他們煉出鋼鐵造飛機大炮,侵略中國,我們不是幫日本人殺自己的同胞嗎?”蔣孟盛一股腦兒把心底話端出來。他們聽了,個個怒氣沖沖:“在這兒再待下去,就要做亡國奴了!”“我們干脆離開鐵山,到陳嘉庚的工廠、農場去做工,種橡膠!”......

                                        一九三八年正月初六,蔣孟盛12人借故回國,算了賬,便先到龍云坡客棧住下。在那兒,他們一天可以看到三次報紙:《星洲早報》《星洲中報》《星洲晚報》,經?吹饺湛芙俾由虾、南京及其他地方的消息,還有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的八路軍消滅敵人的消息,這讓他們的思想更加明朗了。大家又想出一個新主意:決心解散鐵山勞工,切斷日軍的軍火資源。

                                        蔣孟盛他們雖然下了決心,但總感到不踏實。大家推蔣孟盛跟龍云坡一所小學的女校長商量。聽說她是廣東人,愛國熱情高,有知識,此地情況熟悉。這位校長30多歲,中等身材,穿件藍旗袍,四方臉,戴副金絲眼鏡,據說精通英語。她聽了蔣孟盛的意見說:“你們的愛國精神很可貴。只要有信心,一定會成功!但是打算怎樣動員其他工人呢?”蔣孟盛談了看法。她點點頭,然后又問:“工人真的要散,他們有什么顧慮?怕找不到工做吧!”蔣孟盛說:“很對。還有,回國怕沒有盤纏!彼卮穑骸斑@兩個問題,我與中國領事館聯系聯系!

                                        分別前,蔣孟盛又提出宣傳建議:女校長通粵語閩話,請她派人負責廣東、福建兩省的勞工;在鐵山管財貨的山東人李文同主意多,威望高,請他負責山東省的,浙江省的由他本人負責。女校長表示同意。

                                        從小學回來的當天夜里,蔣孟盛與葉有昌又悄悄地回到鐵山礦區,通知溫州、寧波、金華、臺州等全省各地班組的頭頭10多人,到后山頂密議(日本監工夜里是不來的)。

                                        一開始,蔣孟盛介紹自己的身世。四年前,青田縣南田區十源鄉的鄉長蔣某說蔣孟盛能說會道有能力,一定要委他當保長,還要到處州府(麗水)訓練三個月,發來槍,回去組織武裝打青景麗的“共匪”。蔣孟盛在青田縣城看到一本小冊子,說共產黨是為窮人翻身鬧革命的,他家也是窮人,不愿當保長,更不愿帶兵打紅軍。蔣孟盛以父親的名義說是年僅22歲,沒經驗,不配當保長。鄉長便揚言要殺蔣孟盛父子。為了保命,蔣孟盛當年冬賣了家產來到鐵山,他父親便逃到湖南、廣西,在鐵路做工,后死在外邊,連尸骨都沒收回。說到這兒,其他勞工便接著說自己的身世:有的當兵回來,有的當長工出來,有的被地主逼租逃出來,有的家鄉受災流亡到鐵山......

                                        然后,蔣孟盛再提出問題:如果再待下去,為日本人挖礦石,會有怎樣的后果?大家紛紛說一定會當“亡國奴”!爱斖鰢衷趺礃?”大家舉了許多例子。例如南非人、印度人,他們亡國了,在鐵山比華人要苦得多:工錢,干同一工種,華人一個叨幣,他們只有八角;不準刮胡子剃頭發,睡覺在門外走廊,五十歲才準你結婚......

                                        “國內軍民齊心抗戰,我們替日本開鐵礦,運去煉出鋼鐵造槍炮,屠殺中國同胞,忍心嗎?”大家回答:“還是回國參加抗日好!”“做工,也要到別處,不愿在日本門下!”......

                                        蔣孟盛又給大家介紹報紙最新的消息,和在龍云坡活動的情況,大家越談,情緒越高,一直談到東方現出魚肚白。

                                        就這樣,鐵山,像一個火藥桶,只要一點火,就打響一場愛國戰斗。

                                      解散勞工

                                        一切部署,都在迅速地進行著。

                                        一切行動,又都在秘密之中。

                                        正月十二光景,女校長轉達駐新加坡的中國領事館的回電:“凡離開日本鐵山礦山回國的中國勞工,一切盤纏由領事館支付;凡愿意留在新加坡除日本廠礦之外做工的,一律給予安排!

                                        領事館支付3萬叨幣給李文同,負責購買車船票。

                                        第一天,浙江省的一千多工人回龍云坡。

                                        第二、三、四天,分別是廣東、福建、山東的。

                                        第五天,少數其他省的也走光了。

                                        鐵山礦場,就像一頭被打死的老虎,癱瘓了。

                                        奇怪的是,日本的老板、監工,那幾天不僅沒有出來干涉,反而躲到哪兒不見了。

                                        那五天,新加坡市的大中小學生打著彩旗,開來宣傳車,唱著抗日歌曲,迎接返回的中國勞工。他們還來慰問勞工,贈給每位勞工一塊肥皂,一條毛巾。

                                        新加坡又成立華僑救濟鐵山失業工人委員會,主席陳振賢,副主席林慶年。在委員會的發動下,愛國僑領陳嘉庚等人的組織下,發給每位勞工每天二角叨幣的伙食費,安排工人住在學校、戲院、車間、倉庫,歷時兩個月。

                                        大約三分之二的勞工留在新加坡,分別安排到新加坡的廠礦做工;約三分之一的勞工愿意回國,有的表示要上前線抗日。

                                        蔣孟盛是農歷正月下旬啟程的。為了機動靈活,浙江有200多人坐上一艘中型的英國客輪開往香港。出乎意料的是,當天夜里,日本兩艘兵艦從后追來,探照燈剌得大家睜不開眼。船長命令升上英國國旗,這才停止追趕。

                                        三天后到達廈門。廈門碼頭,已擠滿了歡迎的人群,其中有廈門市市長、同鄉會會長、工人代表。再經十余天,蔣孟盛等人終于回到了闊別四年的故鄉。
                                            1939年10月,蔣孟盛在瑞安縣大峃鎮(現屬文成縣)周宅周醉樵同志家里加入了中國共產黨。從此,蔣孟盛走上新的革命道路。

                                      N 編輯:胡永相責任編輯:胡永相
                                      點擊排行

                                      關于我們 | 總編信箱 | 網站動態 | 廣告合作 | 聯系我們 | 幫助信息 | 記者投稿 全站導航

                                      •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