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2/28 上午9:27:28 星期五
                                      新聞熱線:0577-67898890 廣告熱線:67810777 | 關于我們 | 舊版
                                      您當前的位置 : 文成新聞網  ->  文化  ->  鄉土文化  ->  文化動態  -> 正文文化動態

                                      張金發:因傷離隊打游擊開辟三縣交界新天地

                                      發布時間:2021年10月22日 來源:文成新聞網 查看評論

                                        1936年秋,張金發同志在中共閩浙邊臨時省委警衛隊當班長,粟裕同志率領主力部隊到浙東和浙西地區去活動,留下一個警衛隊和六七名特務員,共四十來人跟隨劉英同志在福建的福鼎、霞浦和浙江的平陽、泰順等縣交界一帶開展游擊斗爭。

                                        十月初,張金發等人跟著劉英同志離開福鼎富漈村,向泰順、平陽、瑞安(現在為文成縣)邊界地區進發。第三天下午來到石角村,遇到瑞(安)青(田)泰(順)縣委書記陳昌會和他帶領的第一縱隊第一支隊第二中隊(又稱獨立第二中隊)的指戰員們會合。這天晚上下雨,張金發接受傳達口令的任務,到各部隊去聯絡,因天黑路滑,不小心摔傷了右腳。第二天不能隨部隊行動,劉英同志知道后,只得把張金發留下養傷。瑞青泰縣委叫來一位地下黨員李達其和兩名群眾,把張金發抬到東家寮村療養,當時第二中隊有位戰士王松林,因身上患有疥瘡,不能隨部隊行動,也留下來在一起療養。李達其同志和幾位老鄉,為了安全起見,把兩位戰士轉移到山上一個炭窯洞里療傷。

                                        大約過了十多天,浙東南特委書記劉達云率領獨立三中隊來到了東家寮村宿營,了解到張金發養傷的一些情況。張金發乘機提出要求盡早歸隊的想法?墒莿⑦_云卻說:“我們準備把你留下來,分配你到二中隊當政治委員!币驗閺埥鸢l不愿意離開特務班,于是就說:“劉英同志對我說過,傷好后他會派人聯系,要我回特務班!眲⑦_云說:“不要緊,我會寫信告訴劉英同志的!睆埥鸢l又推托說:“我擔負不了政治委員的重任,還是讓我回特務班去好!眲⑦_云似乎有點生氣,嚴肅地說:“要服從命令,聽從指揮,在地方上就要聽地方黨委的指示!彪S即叫通訊員拿出一支三號駁殼槍,八顆子彈交給張金發。

                                        晚飯后,劉達云又把張金發叫去,跟縣委書記陳昌會和中隊長姜克清會面,并介紹互相認識,隨后對張金發說:“第二中隊是配合瑞青泰縣委行動,要聽從縣委的領導與指揮。其主要任務是:堅持瑞平泰交界地區的斗爭,擴大游擊根據地,發展部隊,尋找時機打擊敵人,并協助縣委建立地方黨組織和各群眾組織,發動群眾抗捐、抗稅、抗糧!弊詈笏麖娬{大家要緊密團結,互相商量,加強請示匯報。第二天,張金發跟二中隊全體戰士一起行動,開始了新的斗爭。

                                        獨立二中隊連縣委書記、中隊長在內共二十四人,成立兩個戰斗組。當時只有三條長槍,其中一條槍的槍筒斷了一半,無準星,實際只有二條半長槍,二支短槍,六把大刀,八根梭標,五顆手榴彈,每支槍只有六七發子彈。如此短缺的武器和薄弱的革命力量,如何打開這個地區的局面?想想井岡山的斗爭烈火,想想紅軍由小到大,想想成功粉碎國民黨反動派四次圍剿,于是大家滿懷信心,相信只要依靠群眾就一定能發展壯大自己,開辟革命的新天地。

                                        這年臘月,二中隊到了泰順縣園橋鄉杜山村(今屬文成縣黃坦鎮)。這一帶是新區,群眾因受國民黨反動派的反動欺騙宣傳,對紅軍有誤解,連群眾大會也開不起來。
                                      一天夜里,陰雨連綿,寒風刺骨,二中隊二十幾個人住在杜山附近一座茅棚里,又冷又餓,只得向群眾買來一些柴及碎炭燒火取暖。這時候,忽然跑進一個六十多歲的老頭子,手舞足蹈,跳到上房的桌子上坐著,兩眼翻白,仰起頭看看天門,口里亂語亂嚷,像個瘋子似的說什么“紅軍不會成功,兩條破槍打不死人,國軍人多槍多,紅軍打不過國軍,你們還是回去安家種田,做手藝……”。雖然說的是地方語,但還是被幾個戰士聽懂了很生氣地拿著槍對準老頭子說:“你讓我打一槍,看看打得死打不死?”老頭子嚇得渾身打顫溜下桌子,倒在地上裝死。一個戰士隨即高聲叫道:“你是干什么來的?你不老實說,我們就開槍了!边@一叫,嚇得老頭子立即爬了起來,跪在地上,磕頭像搗蒜,連叫饒命,幾個戰士把他抓了起來。經審問,才知道老頭子是受園橋鄉偽鄉長收買指使(拿了偽鄉長給他的十五元錢),叫他到處說紅軍的壞話,探聽紅軍的下落。今天他裝瘋賣傻,就是為了探聽紅軍虛實,準備去報信的。

                                        戰士們了解這些情況后,十分氣憤,紛紛要求殺了老頭子,但張金發沒同意,暫時把他扣留起來。經過了解,老頭子平時從事封建迷信活動,好吃懶做,是個賭徒,也是個流氓無賴。但家里的兒子是貧苦農民,租種地主三畝地。這次因被反動派收買利用又干了壞事,經大家教育,老頭子也徹底坦白交代,表示悔過自新,保證以后不再干壞事,也不搞迷信活動,要好好參加勞動。

                                        一天傍晚,二中隊要經過千秋門村時,半路上忽然來了兩個群眾,說是尋找紅軍的,經查問,原來是特地來向紅軍報信的,說千秋門村里有六七名偽鄉公所的鄉丁,背著五條槍在村里收田糧,要求我們部隊去消滅他們。中隊長姜克清立即命令停止前進,經研究,決定消滅這小股敵人。隨即由中隊長帶領五名戰士從小路進村,張金發帶六名戰士從大路進村,其余人守在村頭村尾接應。中隊長和張金發帶領的戰斗班,迅速進村會合包圍了鄉丁駐扎的房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沖進房子,舉槍對準幾個鄉丁!安粶蕜!”有個家伙還想舉槍反擊,被張金發一槍打翻在地,其余人隨即跪在地上舉手投降“繳槍”。戰士們立即沖上前去繳下了擺在地上的五條步槍,一百多發子彈。六個俘虜中有一人是偽鄉公所的文書,那家伙嚇得發抖,懇求說:“紅軍政策寬人,只要留我一條活命,無論什么事都聽從你的吩咐,我回家后決心安分守己,不再做文書,也不再干壞事了!睉鹗總兙嫠骸胺拍慊丶,看你有沒有改過自新的決心,你若再敢胡作非為,第二次就要你的腦袋!

                                        戰士們第一次繳來了槍支彈藥,高興得不得了,更加鼓舞了斗志。而群眾更加歡天喜地,壯了膽,很多貧苦農民紛紛自動前來部隊要求參加紅軍。這時候二中隊已由二十四人擴大到了四十八人,成立了四個戰斗班。

                                        隨著開辟新區斗爭的深入發展,紅軍的聲威日益擴大,嚇壞了國民黨反動派,于是派出偽浙江保安第五團開赴瑞、平、泰一帶圍剿,妄圖消滅紅軍游擊隊?墒,白匪軍到處撲空,找不到紅軍的影子,當時偽保安部隊一個營就駐在園橋村(偽鄉公所所在地),敵人經常派出一兩個連到各個村莊包圍搜查,卻都落了空。而游擊隊則堅持“敵進我退,敵逃我追,敵疲我打”的游擊戰術,跟敵人周旋,白天隱蔽在山上,秘密聯絡群眾,群眾則為游擊隊送情報,送糧食,為紅軍嚴守秘密,并監視敵人,協助游擊隊消滅敵人。敵人一到,游擊隊就無影無蹤,化整為零。敵人一走,游擊隊則出來活動。真是神出鬼沒,弄得敵人一籌莫展。

                                        又一天晚上,游擊隊從南田半坪出發,向泰順園橋方向前進。當時正是秋去冬來,深夜霜露蒙蒙,寒風刺骨,戰士們盡管衣著單薄,但個個緊束衣襪,精神抖擻,迎著風霜的黑夜,爬山越嶺。走了兩個晚上的夜路,來到橫山(圣)陳寮凹宿營。

                                        第二天中午忽有兩個群眾送來情報說,園橋鄉有三十多名保安團白匪軍到葉山嶺腳巡查,在村里殺雞宰鴨,擾亂百姓。戰士們聽了個個摩拳擦掌,要求立即出動,消滅敵人;有的則擔心是敵人“引蛇出洞”的陰謀詭計。在縣委領導下,游擊隊召開了臨時支部會,對敵人的情況作了詳細的分析研究,首先認為不可能是敵人詭計,但要防止萬一。其次決定要采用“智取”,不能正面硬拼,并立即作了戰斗部署。在村里地下黨員的周密布置下,當地群眾作了充分準備,在擺酒設宴的廳間安排兩桌招待敵士兵,房間內一桌招待敵分隊長和三個班長,由三位群眾陪席。

                                        經過十五華里的急行軍,當晚七點多,游擊隊到達了目的地。由縣委書記帶領十四名戰士埋伏在通向園橋的大路上,警戒敵人前來支援。中隊長和張金發帶領二十三名戰士從后面山上進村,逐個隱蔽地接近敵人的住地。然后,由中隊長帶十七名戰士解決廳間的敵人,張金發帶領六名戰士,解決在房間內吃飯的敵分隊長和三個敵班長。這時候幾個敵頭頭正在嘻嘻哈哈地喝酒,廳間的敵士兵把槍靠在板壁邊上,個個狼吞虎咽地大吃大喝。張金發和中隊長分頭帶領戰士沖進房內,舉槍對準敵人,大喊一聲:“不準動,舉起手來!”敵人頓時嚇得慌了手腳,乖乖舉起手來,全部繳了槍,做了我們的俘虜。隨后張金發沖進敵分隊長的房間里,三條槍對準敵分隊長和三個敵班長。說時遲那時快,陪著敵分隊長的群眾和紅軍戰士很快地繳了敵分隊長的駁殼槍,三個敵班長沒有槍,嚇得發抖,紛紛跪下求饒。

                                        這次“智取”,未放一槍一彈,十幾分鐘就解決了戰斗,繳獲中正式步槍二十七條,駁殼槍一支,子彈兩千多發,手榴彈四十多只,抓獲俘虜三十一名。游擊隊押著俘虜,立即向珊溪方向轉移。在途中找到一座無人住的破廟,審問了俘虜,知道他們大都是受騙抓去當兵的,而且愿意回家,不再為國民黨賣命,游擊隊于是發給他們每人兩塊銀元作為回家路費。

                                        這支紅軍游擊隊,就是這樣輾轉戰斗在瑞、平、泰邊界一線。經過五個多月的戰斗,這支原來僅有二十四人的游擊小分隊,發展成為武裝齊備的游擊中隊了。由沒有立足點,到發展擴大游擊根據地三個縣邊界幾百個村鎮,建立了二十多個農村黨支部和八個地下交通聯絡站,發展了六十多名黨員,為后來這一線的革命斗爭,創造了極為有利的條件。
                                            1937年2月,游擊隊在景寧縣的于坑村,碰上了原來跟隨劉英同志的特務支隊的老政委陳仁海和王金旺同志,他們正帶領一個戰斗班準備回到劉英同志那里去,根據劉英同志的指示,張金發離開了二中隊回到特務班。再后來,獨立二中隊一直堅持斗爭,后改編為第四中隊,跟隨粟司令員開赴皖南抗日前線。

                                      N 編輯:胡永相責任編輯:胡永相
                                      點擊排行

                                      關于我們 | 總編信箱 | 網站動態 | 廣告合作 | 聯系我們 | 幫助信息 | 記者投稿 全站導航

                                      •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