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2/28 上午9:27:28 星期五
                                      新聞熱線:0577-67898890 廣告熱線:67810777 | 關于我們 | 舊版
                                      您當前的位置 : 文成新聞網  ->  文化  ->  原創專欄  ->  文學  -> 正文文學

                                      餛飩兒香(散文)

                                       胡曙霞
                                      發布時間:2021年10月14日 來源: 查看評論

                                         

                                          小學二年級的時候,我跟著母親搬到小鎮營生。一家四口擠在一間狹窄的店鋪。店鋪沿墻而建,一長溜,一層塑料瓦,一堵堵磚墻,隔成一間一間又一間。小小格子鋪,總共才20平方米,轉個身,都難。
                                          家里小,我與哥哥吃了飯,便往外頭跑。外面天大地大,比小小格子鋪暢快很多。
                                          店鋪對面是電影院,那是小鎮最熱鬧的地方。每天,太陽落山,黃昏撒出金絲銀線,人們漸漸來到電影院門口的廣場上。我與哥哥也來到廣場,看著來來往往的人,莫名高興。
                                          人越來越多了。不知賣甘蔗的,賣汽水的,賣瓜子的,賣油餅的,何時出現的?只一眨眼的功夫,他們便從大地深處冒出來似的。瓜子香,汽水甜,油餅脆,我的眼睛忙忙碌碌,鼻翼輕輕翕動。此起彼伏的叫嚷,讓我的心,蠢蠢欲動?上,我們沒錢買。只能看一看過過眼癮。
                                          有一天,哥哥破天荒從臺階的縫隙摳到五毛錢,天啊,這不是從天而降的幸福嗎?他緊緊地拉著我,兩眼發著光,臉兒憋得通紅,說出的話都打了結巴,走,走,哥,哥帶你買好吃的去。
                                          啊,五毛錢!我激動得心兒怦怦跳,手心滲出了汗。
                                          我們在電影院門前的小巷七彎八拐,終于,在低矮的小巷里,哥哥將我帶到一家不起眼的小鋪。
                                          店鋪實在小,連個落腳的地方都沒有。人卻多,一人捧一個粗瓷大碗,站著,痛快地吃著餛飩。鋪子的主人——一個老婆婆,一個老爺爺,彎著腰,弓著背,在昏黃的燈光下,忙忙碌碌。一個鋁制的大鍋撲騰著水花,裊裊的霧氣在狹小的空間縷縷彌漫。
                                          來一碗餛飩!哥哥說話中氣十足。老奶奶一聲“好咧”,手兒便開始忙碌了,薄薄的皮兒攤手心,指甲大小的餡,抹在皮兒中間,掌心一合一捏,一個餛飩做好了。真是快!一眨眼的功夫!老婆婆的手指繼續靈活地張合,攤開、挑餡、合攏、捏緊,行云流水,一氣呵成。
                                          案板上足足有二十多個小餛飩,水沸了,老奶奶把小餛飩從案板上趕鴨子一般推下去。餛飩兒遇著熱水,薄薄的皮花瓣兒一般舒展,他們隨著水花在大鍋里一上一下,一起一伏,仿佛一尾尾白底兒紅斑的小金魚。
                                          也就幾分鐘,餛飩兒就熟了。一個粗瓷大碗,端端正正地擺著,灑紅酒,滴酸醋,搓幾粒鹽,撒上綠綠的蔥花,丟下蝦皮與紫菜,倒上滿滿的開水,撈上餛飩。
                                          這真是滿滿的一大碗,比其他人碗里的餛飩,都要多!俺园,吃吧!”老奶奶瞅著我和哥哥,慈祥地笑。
                                          我與哥哥一人一個勺子,你一口,我一口,酣暢淋漓。餛飩兒浮在湯水里,白色的梔子花一般,薄單單的皮兒,肉餡兒幾乎可以看得見。一個個餛飩,“哧溜”一聲,滑入口。天啊,又香,又嫩,又軟,又滑。好吃!實在好吃得緊。這是我第一次吃餛飩,也是這輩子吃得最刻骨銘心的一次。
                                          一碗餛飩,兩個人,稀里嘩啦,很快就見底了。連湯水,蔥花,蝦皮,紫菜,一并舔個干凈。吃完,還戀戀不舍,好吃,真好吃。
                                          我一直在想,為何世上有這樣好吃的東西。它的名字叫餛飩。
                                          此去經年,我再也沒吃過比這更滑,更軟,更美味的餛飩了。

                                      N 編輯:張嘉麗責任編輯:張嘉麗
                                      點擊排行

                                      關于我們 | 總編信箱 | 網站動態 | 廣告合作 | 聯系我們 | 幫助信息 | 記者投稿 全站導航

                                      •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