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2/28 上午9:27:28 星期五
                                      新聞熱線:0577-67898890 廣告熱線:67810777 | 關于我們 | 舊版
                                      您當前的位置 : 文成新聞網  ->  文化  ->  原創專欄  ->  文學  -> 正文文學

                                      好人不死

                                      □ 富曉春
                                      發布時間:2021年09月28日 來源: 查看評論

                                           日旭走了。他留給我的永遠是一個穿著白大褂,站在手術臺前忙碌的醫生形象!摘下口罩,方正的臉龐,鼻翼微微張開,嘴角老是咧開,總含著一個微微的笑。一個醫生的笑,對于病人將是多么的重要。這樣一個愛笑的人,一個善良的靈魂,就這樣悄無聲息地走了。

                                          日旭姓季,是我的少年同學。那時的他瘦小,座位總在第一排。有兩個段子,在同學間廣為流傳:一是他家里窮,無錢買鞋,穿的是母親一針一線做的布鞋,他不舍得穿,一放學就脫下放到書包里背著,赤著雙足回家;二是在上學路上,有只鄰家小狗經常尾隨他,與他一起嬉戲,一起奔跑,他經常將母親讓他帶到學校的午飯給小狗充饑,甘愿自己餓得嗷嗷叫。
                                          有人說日旭 “呆馱相”,但后來看到的情形,卻是呆人有呆福,還有艷福。我那個班級四十幾號人,他第一個考上大學,成為醫科大高材生。畢業以后,他被分配到溫州中西醫結合醫院工作,成為傷骨科的主刀醫生。更讓我們這些男同學羨慕的是,他一個從山旮旯里出來的窮小子,讓老師的千金一見傾心,被我們的班主任徐世槐老師招為“乘龍快婿”。   
                                          每次上門拜見徐老師,提起他的學生兼女婿日旭,徐老師總是一臉的欣慰和幸福感!有道是“一個女婿半個兒”,但在徐老師的心里,是“半個女婿一個兒”。徐老師喜歡長住在溫州女兒家,日旭噓寒問暖,關懷備至,待年邁的老師如親生父親,這是怎樣的一種師生情誼和父子情深!    
                                          在我的印象中,日旭好酒。有鄉友送我農家燒,我借花獻佛。他說,這個可以有,滿心歡喜。每次同學或老鄉聚會,他喜歡端著酒杯,頻頻到各桌去敬酒。幾杯老酒下肚,他像是換了一個人,話語多了,笑得更歡了。酒未醉人自醉。其實他的酒量不大,心胸敞亮不設防,一喝就醉。酒后的日旭,也會窘態百出,短著舌頭前言不搭后語。    
                                          當醫生的日旭很忙。他的手機大都處于關機狀態,因為他老在手術室動手術。從手術室出來,他先不去廁所,第一件事是回信息。他的信息,雖說寥寥數語,卻暖如陽春。在老家的那一爿天里,在溫州大醫院當醫生的人不多,鄉親們有個病痛,不管是熟或不熟的,第一個想到的是日旭!翱床≌胰招瘛,成了鄉親們的口頭禪。農家出身的日旭,知道鄉親“看病難”的疾苦,不管是誰,只要是病人,他都樂于幫助,待病人如親人。日旭是傷骨科的醫生,但在我看來,他是“全科大夫”,有個頭疼腦熱全找他。有回我皮膚奇癢難忍,他接連開夜車上網查資料,終于找到一種藥,硬是給治愈了。我開玩笑說,你這個傷骨科的主任醫生干脆轉皮膚科得了。   
                                          醫比天大,這是日旭的信條。有一次,他搭我的車去醫院上班。在路口等紅綠燈時,因只顧著與他說話,我稍一遲疑,耽擱了幾秒鐘,致使后面的一輛車沒有通過。日旭笑著說,后面那輛車,恨死你了。他告誡我,開車一定要注意力集中,來不得半點馬虎。他說,握方向盤和拿手術刀是一碼事,都是人命攸關的事。這件事,過去很久了,但我一直不忘;蛟S,這就是一個醫者留給我們最深刻的人生體驗與生活感悟吧!    
                                          日旭得惡疾,我是怎么也不敢相信的。他是解除病痛的醫者啊,這么好的一個人,這種事怎么會降臨到他的身上呢?去年他住院動了手術后,我上門看望他。踏著小區的林蔭小徑,我們肩并肩走了一段路,邊走邊聊。問到病情,他仍然微笑,像是在講述身邊另外一個病人的病況。當時,我們還相約上大羅山玩,可那次約定,因他的病痛及我的疏懶,終究沒能成行。人生旅途,總有些愿望難以實現,人與人之間的緣分,亦然。   
                                          溫州有句土話,叫作“死好人,打好碗”,表達了人們對逝者遺德的惋惜之情。日旭英年早逝,造物主憐他太累,過早地讓他停歇操勞和付出,回歸寧靜的極樂世界。日旭走了,我知道,他怎么舍得走呢,他是多么留戀這一身白大褂啊?缮烙忻,我們留不住他。這是何等殘忍的事!他就像一顆高速運轉的流星,在一剎那間劃過璀璨的星空,留給了人世間無限的亮光,也帶給了人們無盡的懷念。  
                                          好人不死,日旭永生!

                                      N 編輯:張嘉麗責任編輯:張嘉麗
                                      點擊排行

                                      關于我們 | 總編信箱 | 網站動態 | 廣告合作 | 聯系我們 | 幫助信息 | 記者投稿 全站導航

                                      •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