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2/28 上午9:27:28 星期五
                                      新聞熱線:0577-67898890 廣告熱線:67810777 | 關于我們 | 舊版
                                      您當前的位置 : 文成新聞網  ->  新聞  ->  國內國際  ->  書話漫談  -> 正文書話漫談

                                      數 點 家 山 常 在 眼

                                      ——《舟行憶永和兄弟》鑒賞兼及周必大詩歌創作
                                      發布時間:2021年07月16日 來源: 查看評論

                                      廖鴻靈(杭州醫學院 副教授)

                                        《舟行憶永和兄弟》是南宋政治家、文學家,“廬陵四忠”之一的周必大所作的思鄉懷人詩。詩云:

                                      一掛吳帆不計程,幾回擊纜幾回行。

                                      天寒有日云猶凍,江闊無風浪亦生。
                                      數點家山常在眼,一聲寒雁正關情。

                                      長年忽得南來鯉,恐有音書作急烹。

                                        所謂鑒賞就是鑒定和欣賞,要鑒賞一首詩首先要讀懂這首詩,然后才能進行分析鑒定和欣賞。深入鑒賞《舟行憶永和兄弟》,可以讀出別樣的況味和意韻。

                                      • 周必大其人

                                        “每一首詩的背后,都站著一個人;想吃透這首詩,最好先懂這個人。詩人的后面是一個世界,詩歌,是他展現于世界的姿態和光彩!

                                        周必大(1126-1204),字子充,一字洪道,自號平園老叟。南宋吉州廬陵(今江西省吉安縣永和鎮周家村)人。紹興二十一年(1151)進士。二十七年舉博學宏詞科。南宋著名政治家、文學家,是南宋名相。歷仕宋高宗、孝宗、光宗、寧宗四代君王,曾多次出任地方官,官至左丞相,封益國公。為官四十余載,先后任南宋監察御史、中書舍人、吏部尚書、參知政事、樞密使、左丞相, 謚號“文忠”,宋寧宗親賜御筆“忠文耆德之碑”六個字。

                                        周必大是南宋中興時期的重要政治人物,宋孝宗時官至左相,被孝宗引為心腹,《鶴林玉露》中曾載其軼事:“近時,周益公長身瘦面,狀若野鶴,在翰苑多年,壽皇一日燕居嘆曰:‘好一個宰相,但恐福薄爾!w疑其相也,一老珰在傍,徐奏曰:‘官家所嘆豈非周必大乎?’上曰:‘爾何知?’曰:‘臣見所畫司馬光像亦如必大清癯!蠟橹恍。 未幾,遂登庸,為太平宰相,與聞揖遜之盛。出鎮長沙,退休享清閑之福十有余年!庇纱俗阋娖渑c孝宗關系之鐵。他雖曰“太平宰相”,退休之后也“清閑之福十有余年”,他在位時憑自己的能力對朝廷作出的貢獻卻不可小覷。其執政時期直言敢進,努力整頓軍務,重視選將練兵,積極備戰,以圖恢復,對金則不卑不亢,積極維護國家榮譽,孝宗曾稱許他“臨事明敏而有決”,傳位于太子時欽點其為顧命大臣。而與之政治地位相當,在文學方面,他一生學問博洽,著述頗豐,著作宏富,有《文忠集》二百卷傳世。主要版本有:文淵閣四庫全書本、明代祁氏澹生堂鈔本、傅增湘校清歐陽棨刻本,后兩者均收錄于《宋集珍本叢刊》之中,前者由臺灣商務印書館出版。此外,其詩文均收錄于《全宋詩》及《全宋文》當中。其中博涉題跋、日記、序、詩、表奏等各種文體,四庫館臣據宋史本傳稱“必大以文章受知孝宗,其制命溫雅、 文體昌博,為南渡后臺閣之冠,考據亦極精審,巋然負一代重名,著作之富,自楊萬里、陸游以外,未有能及之者”,同時其提攜文士、深入文壇,胡銓、 朱熹、陸游、楊萬里、范成大、尤袤、洪邁兄弟等均與之有交往,其與文壇交往深厚可見一斑。今人更有文章將其定位為“南宋中期文壇領袖”。 陸游在《文忠集》原序里寫道“時固多少年豪雋不犀之士,然落筆立論, 無敢攖其鋒者,惟公一人!彼问妨袀骼镌u價其“制命溫雅,周盡事情,為一時詞臣之冠”,高宗稱贊其為“掌制手”,其人知識淵博,精通經史子集, 熟知各類掌故,收藏各類金石書畫,積極進行文獻整理:編纂了大型類書《文苑英華》、整理并刊刻了《歐陽文忠公集》,不可不謂為一個全能型知識分子。 同時,他還是一個剛正不阿朝廷官員,充滿正能量。宋史列傳本傳述其“繳駁不避權幸”,連皇帝都稱贊他“卿不迎合,不付麗,朕所倚重!

                                        另外,周必大還是軍事家、經濟學家、出版家。用當下的話說,他是一個名副其實的跨界的復合型人才。

                                      • 周必大的故鄉情懷

                                        對于每一位詩人、作家來說,鄉情、親情和友情是一個永恒的主題。在他們的作品中總是帶著無限的鄉愁尋找自己的精神家園,不斷發出“日暮鄉關何處是”的靈魂拷問。因為只有故鄉才是每個人心靈的港灣,才是每個人情感的最真實的寄托。作家麥家說:“回到故鄉,就是回到真實”。

                                        廬陵是周必大生于斯長于斯的地方,那里的山水草木和肥沃土地是孕育周必大的搖籃。正是故鄉廬陵的山水養育了周必大,作為一名長年在外為官的人,他也始終眷戀著生他養他的故鄉,故鄉的山水自然會在周必大的記憶和夢境中永存,故鄉的風物自然會在他的一些詩篇中得到反映。在二百卷《文忠集》中雖然詩歌只占周必大全部作品的一小部分,只有六百多首,但他在詩歌中卻有相當的數量是描寫故鄉山水風物的。關于周必大的故鄉情懷李仁生先生的論文值得大家學習。

                                        周必大的一些詩作正是通過描寫故鄉特有的山水風物,吟詠家鄉的綺麗風光,以此來表達他熱愛故鄉的深情。這些詩作都是取材于廬陵大地上的山水名勝,角度新穎,筆觸細膩,意象鮮活,寫景言情,自然古樸。這些詩作讓讀者從中領略周必大詩歌的故鄉情懷,《舟行憶永和兄弟》就是其中較為出色的一首。

                                        在這一類詩歌中,首先是對母親河——贛江的描寫。贛江是江西境內最大的河流,自南而北流經大半個江西,是江西的母親河。周必大曾寫過一首詩,詩題就叫《贛江》,詩曰:

                                        跡落蠻夷地,艱危分飽經。盤過隨根舞,驚浪濺船零。石亂舟才過,峰回眼謾青。晚來荒浦宿,愁緒轉冥冥。

                                        紹興十四年(1144),周必大寫作《贛江》一詩時年僅十八歲,雖然這時期他隨同伯父周利見寓居于贛州的壽量寺內讀書,但由于他經常要回到廬陵老家探視,一般都是乘船往返,贛江十八灘自然是必經之途,《贛江》一詩就是作者記敘了自己往返于廬陵和贛州之間沿途所見所聞所感,如果沒有親歷贛江上游的行船,是難以想像其中艱險的。那一葉扁舟如同一片樹葉,隨著浪濤在贛江的江面上下翻滾,左右盤旋,梢公用盡全力揮舞木槳,竭力躲避一個接一個的驚濤駭浪,浪花潑雨般地濺進船艙。經過一番拼搏,費盡周折,好不容易避過了江中星羅棋布的亂石,小船似乎是從鬼門關前轉了一圈回來。突然,峰回路轉,柳暗花明,只見眼前一亮,出現一片綠草青青,人們擔驚受怕的心情一掃而空,迫不及待地打量著眼前令人陶醉的青山綠水。深夜露宿在荒無人煙的贛江岸邊也是別有一番情趣的,白天行駛在贛江上時的緊張

                                        早已是煙消云散了。該詩惟妙惟肖地記錄了周必大在面對贛江急流險灘的艱險行程中對艱難險阻表現出鎮靜自若的心態。

                                        其他言及贛江的詩句, 如“日薄云濃風轉動,江寒水落浪生還”(《送陸先生圣修赴闈》),“一掛吳帆不計程,幾回系纜幾回行。天寒有日云猶凍,江闊無風浪自生。數點家山常在眼,一聲寒雁正關情。長年忽得南來鯉,恐有音書作急烹”(《舟行憶永和兄弟》)這首詩將在下文作詳細解讀鑒賞。這些詩都是以贛江為背景,或寫送行,或寄相思,無不包含著作者對贛江的深厚感情。

                                        其次,家鄉景地白鷺洲、神崗山,佛教名山青原山,休憩地平園均入周必大詩中。對于家鄉的名勝景觀,周必大可以說是如數家珍,娓道來。在這首詩中,重點介紹了廬陵的名勝景觀。江之濱的白鷺洲,地處江中心,二水夾流,恰與李白所詠的金陵“二水中分白鷺洲”如出一轍,洲上茂林修竹,沙白鷺飛,青翠雅靜,景色優美。對于家鄉神崗山這一風景名勝,周必大自小熟悉,對于陳竺的政績功德,周必大也是仰慕不已。位于吉安城東的青原山,也是風景優雅,古人對其山水是這樣描繪的:“青原之山高人云,螺江之水無纖塵。南宋詩人楊萬里稱贊它是:“江西山川第一景”,山上古木蓊郁,奇葩芬芳,碧泉翠峰,秀色悅人。青原山不僅是佛教勝地,還是廬陵文化的薈萃之處,歷代凡到廬陵的顯宦儒士,都要到青原山拜謁游覽,許多文人學士紛至沓來或游山玩水,或探奇訪古,或講學授徒,或讀書勵志。

                                        凡此種種,可以看出周必大的故鄉深情,他是一個有愛心,有情懷的人。

                                      • 《舟行憶永和兄弟》鑒賞

                                        了解了周必大的生平和故鄉情懷之后,我們可以試著對《舟行憶永和兄弟》作一鑒賞。為了筆者行文方便,也為了讀者諸君閱讀方便,茲再將原詩錄于下:

                                      一掛吳帆不計程,幾回擊纜幾回行。

                                      天寒有日云猶凍,江闊無風浪亦生。
                                      數點家山常在眼,一聲寒雁正關情。

                                      長年忽得南來鯉,恐有音書作急烹。

                                        先對詩中一些詞語作些解釋!坝篮汀笔堑孛,今吉安縣永和鎮,周必大的故鄉!皡欠敝钢坌械哪康牡,也就是說行往吳地的船帆。這首詩大約作于紹興紹興二十三年(1153年)。紹興二十一年辛未(151年),二十六歲的周必大進士及第,授職左迪功郎徽州司戶參軍。司封郎官王褒看中周必大,將女兒許配給他。紹興二十三年,周必大到平江昆山(今江蘇蘇州)迎娶夫人王氏。當詩人離開家鄉順贛江而下前往吳地時,漫長的水路,沿江的風物,無處無事不觸動他的鄉思,于是寫了這首七律,以兄弟之憶,表故鄉之思!跋道|”是系住纜繩的意思,指停船!凹疑健敝讣亦l之山,暗謂故鄉也。唐代詩人錢起《送李棲桐道舉擢第還鄉省侍》詩有“蓮舟同宿浦,柳岸向家山!敝。宋代歐陽修《青玉案.一年春事都來幾》詞:“買花載酒長安市,又爭似,家山見桃李!泵穲虺肌蹲x《漢書·梅子真傳》詩云:“舊市越溪陰,家山鏡湖畔! 明代高明《琵琶記·琴訴荷池》:“十二欄桿,無事閑憑遍。悶來把湘簟展,夢到家山,又被翠竹敲風驚斷! 清代龔自珍 《己亥雜詩》之一五二:“踏徧中華窺兩戒,無雙畢竟是家山! “常在眼”謂家山雖從視線中消失,但仍時時浮現在眼前,意在傾訴對故鄉的思念之切!昂恪敝干钋镏!瓣P情”,南飛之雁鳴,牽動了詩人的思鄉之情!伴L年”古代對船工的稱呼!澳蟻眭帯币庵^從南方故鄉來的鯉魚。 行文至此,我們對《舟行憶永和兄弟》字面意思的理解已經沒有太大問題了,F在我們用白話來順一遍:

                                        一只小船掛起了征帆,直下吳中,不知走了多遠。只記得,幾回回停舟,幾回回解纜。冬日的陽光迷漾清寒,云彩也仿佛凍結,掛在天邊?臻煹慕嫔,無風,浪也翻卷。故鄉的青山,常在眼前;一聲雁唳,更使我神情黯然。船工捕得一條鯉魚,據說它來自上游的鄉關;趕快殺掉它吧,也許魚腹中裝著家書,書中寫著手足的眷念。

                                      詩中最后兩句(尾聯)用了《漢樂府?飲馬長城窟行》中“呼兒烹鯉魚,中有尺素書”的典故,如果對這個典故不熟悉,可以去讀一讀《漢樂府?飲馬長城窟行》這首詩。

                                        古詩是神奇而魔幻的,對它的理解,其層次深淺可謂是大相徑庭,這或許也是董仲舒“詩無達詁”的應有之義吧。我們理解了一首詩字面上的意思還不夠,還要從詩歌的寫作技巧,作者的思想感情,詩中的意象,詩句的意境以及整首詩的意蘊中去理解深層次的東西,去發現詩歌的言外之意。我們對《舟行憶永和兄弟》已經有了大致的理解,文字疏通了,字面意思也理解了,并且我們還知道這是一首思鄉懷人之作。如果就此作罷,那么我們還是個小學生。我們至少要成為中學生,大學生,或者說要達到中學生,大學生的水平。

                                        筆者水平有限,承蒙不棄,參加本次研討會是來學習,共享盛會,而無能共襄盛會。再說“詩無達詁”,又限于篇幅,別的也不說什么了。下面兩點還想在本小標題內再添個蛇足,就正于方家。

                                        一是從格律詩的創作上來說,本詩首聯記事!耙粧靺欠笔钦f自水路前去吳地,“不計程”是無法計算路程,極言自鄉至吳水路的遙遠;下句承接上句,從船只多次的停泊與開行再寫行舟之久。兩個“幾回”,見水路行程的單調與乏味,又與上句“不計程”相照應。雖不言“憶”,而“憶”意隱含其中。頷聯寫景,這是一聯工整的對偶句。上句寫天空,下句寫江面。江南秋色本是迷人,更何況此次又是江行。然而映入詩人眼簾的卻不是“楚天千里”的一片“清秋”,而是“天寒”“云凍”“江闊”“浪生”!疤旌倍止倘挥性娙俗约旱母杏X在內,“云”之能“凍”更是經過詩人感情濾化了的意象,表現了天色的陰霾、沉重。然而詩人還敘述,此刻天空是“有日”的,“有日”則云不應“凍”,但“云猶凍”,可見日色的晦暝,更增加了慘淡的氣氛。再看江面,“江闊”本給人以顯豁之感,再加“無風”,則更應是坦途,但“浪自生”顯出了水勢的洶涌。這一聯描繪景色確切;“有日”“無風”,一有一無,都能宕開一步。雖是景語,但也表現了詩人離鄉遠行時那黯淡、凄涼的心境。頸聯也是以工整的對偶寫景。上句從“家山”之變為“數點”,可見詩人自登舟離家的那一刻起,就凝望著越來越遠去的故鄉;從“常在眼”三字,可以想見當這“數點”“家山”從視線中消失之際,它的形象卻時時浮現在詩人眼前。上句浸透了詩人難以排遣的鄉思鄉愁。下句的“寒雁”與頷聯的“天寒”相照應,點明時值深秋。凄冷蕭瑟的秋天本來容易使人產生思鄉之情,更何況此時大雁又正飛向詩人離別了的家鄉,長空一聲雁叫自然會牽動詩人滿懷的愁情。這一聯中的“數點家山”與空中“寒雁”本是一幅淡遠迷蒙的水墨畫,一聲雁叫又為這畫幅增添了凄冷的氣氛。頷聯、頸聯同屬寫景,但前一聯寫的是自然界之大景,情隱含于景中;后一聯寫的卻是與詩人關系更為密切的遠景,情與景結合更為緊密,抒情性也更為明顯!皵迭c家山常在眼,一聲寒雁正關情”堪稱千古名句,無論是對仗的工整,意象的朦朧與鮮活,意義的深刻和情感的濃烈都做到了家。尾聯轉入敘事。船工在行舟時捕得鯉魚是很平常的事,詩歌的妙處在于詩人在“鯉”前加了“南來”二字,魚是從家鄉來的,然后借用這習見的事,通過《漢樂府·飲馬長城窟行》中的典故,抒發盼望家書的急切心情。事借得巧,典故用得巧,表達了深沉的抒情意味。當代古典文學家金性堯《宋詩三百首》說“船老大得到一條鯉魚,作者想起古詩里面的兩句詩,唯恐其中有書信,趕快叫船老大剖開。亦明知是一種空想,但思家憶弟之情卻表現得極為真率。辭盡而意未盡,全詩心裁即出此兩句中!

                                        從表面看,這首七律以“行舟”為線索,全詩四聯圍繞行舟分寫行程之遠、江行之險、家山寒雁、烹魚取書;而究其內在的含義,憶兄弟、思故鄉的情愫才是貫串全詩的一條主線,無論記事、寫景、用典,其中包含的抒情成分是一層深似一層的。因此,除詩題而外,全詩無一字寫及手足情,而手足之情甚濃;無一句明敘家鄉戀,而家鄉之戀自深。這便是詩壇領袖爐火純青的高妙賦詩技巧所在。

                                        二是從心理學的角度看,思鄉懷人的情緒往往是在一個人落魄失意,孤獨寂寞,凄慘無助時產生的情緒。對于一個詩人來說,這個時候由于切膚之痛的現實際遇和真實感受,是最易得思鄉懷人之佳作的時候。杜甫《月夜憶舍弟》,白居易《邯鄲驛里逢冬至》皆屬此類作品。一個人“春風得意馬蹄疾,一日看盡長安花”的時候,一般不會思鄉懷人,可能還有點飄飄然。周必大那個時候是得意還是失意呢?前文說過這首詩大約作于紹興紹興二十三年(1153年)。紹興二十一年辛未(151年),二十六歲的周必大進士及第,“金榜提名時”,兩年后寫詩的時候是到蘇州迎娶王夫人的,是“洞房花燭夜”!都是人生之大喜!為什么此時還會如此惆悵呢?難道叫他娶老婆是被逼無奈么?這就奇了怪啦?

                                        這種反常的現象,必定是有原因的。這也從另一方面啟發讀者,需要我們去思考和探索。陸游《示子遹》詩云:“汝果欲學詩,工夫在詩外!逼鋵嵶x詩的功夫何其不在詩外呢?要讀懂周必大當時的心情,須跳出字句的拘攣,到更大的背景下去尋找答案,這就需要詩外功夫了。要從當時的社會現實和士大夫階層的文化心態中去考察。

                                        周必大所處的時代正是北宋王朝覆亡而南宋王朝繼之發展的時期, 此時的宋王朝,國都淪陷,國土喪失,徽、欽二宗被金人俘虜,宋高宗趙構輾轉流離終于在臨安繼位建立了南宋王朝。當時的 士大夫階層面對靖康國難和金對峙的嚴峻局勢,產生了一股強勁的愛國憂政思潮,這就使得士人的社會責任和歷史使命感得以充分的展示和前所未有的張揚。文天祥《正氣歌》云“時窮節乃現,一一垂丹青!痹里w的《滿江紅》慷慨激昂,“靖康恥,猶未雪;臣子恨,何時滅”字字滴血;而最能激勵人心的句子,則又是“莫等閑白了少年頭,空悲切”。前者,寫出了愛國志士們共同的復仇心理;后者,又表明了他們肩負復國重任而感發的迫切自勉心情。對于南宋士人來說,國破君虜是他們不可磨滅的心靈創傷,是他們精神上永遠的痛,國土家山成了他們的心理情結。這種情結總是會自然不自然的流露出來。南宋末年大畫家鄭思肖(原名之因)畫蘭不畫土,自稱“露根蘭”,有人問他為什么這樣畫,他答曰:“土為番人奪取矣!”南宋亡,他把姓名改為“鄭思肖”,“思肖”思趙也。

                                        周必大水路迢迢,東吳娶親是人生一大幸事,可是“位卑未敢忘憂國”啊,況且此時的周必大“位”已經不卑啦。因此,幸事當頭也不忘家國社稷之憂。

                                      • 余論

                                        周必大詩歌共600余首,創作時間由紹興十一年辛酉(1141年)起至嘉泰四年甲子(1204年)止,橫跨60余載,幾乎囊括了周必大的一生,文淵閣四庫全書本《文忠集》中他的詩歌主要分布在《文忠集》前八卷。 即《省齋文稿》前八卷,及《文忠集》第四十一至四十三卷,即《平園續稿》。周必大的詩歌作品與其人生經歷、思想變化息息相關,他的人生經歷和思想變化決定了他詩歌內容的變化,因此要對周必大的詩歌創作進行梳理,必須與他的人生經歷聯系起來,而其不同時期詩歌數量的變化也與他的人生經歷有一定關聯。

                                        在 1141 年至 1162 年這約二十年間創作了 115 首詩歌, 而 1163 年至 1174 年這約十年間創作了 187 首詩歌,1175 年至 1193 年這約二十年間創作了 141 首詩歌,而 1194 年至 1204 年這十年間創作了 201 首詩歌?梢哉f就詩歌創作的數量分布來看,周必大的詩歌創作有兩個高潮期,各持續約十年。第一個十年從隆興癸未(1163 年)起至淳熙甲午(1174 年)止,而第二個十年從慶元丁巳(1197年)至嘉泰甲子(1204 年)止。

                                        如果再結合周必大的人生經歷來看,1141年至1162年,周必大從一介布衣成為館閣文臣。1163年至1174年與周必大兩次奉祠的時間基本重合。1194年至1204年與周必大再被啟用直至位極人臣時間基本重合。詩歌風格從初始逐漸到成熟。

                                        詩歌風格是一個詩人個性特質在詩歌創作中的投射,它是詩人的一種個性化書寫,是詩人在詩歌創作實踐中所表現的出的總體傾向,是詩人詩歌創作趨向成熟的標志。詩人的創作個性是詩人詩歌風格形成的內在動因,創作個性與詩人個人性格特征有關,但又不完全與之相符,它還與詩人的審美理想、個人才能、時代特點、社會風氣等等有聯系。曹丕在《典論?論文》認為“文以氣為主,氣之清濁有體,不可力強而至。譬諸音樂,曲度雖均,節奏同檢,至于引氣不齊,巧拙有素,雖在父兄,不能以移子弟!闭f的就是文學的風格與作家的個性氣質有關。劉勰在《文心雕龍?體性》中則更進一步認為:“夫情動而言行,理發而文見,蓋言隱以至顯,因內而符外者也。然才有庸俊,氣有剛柔,學有淺深,習有雅鄭,并情性所鑠,陶染所凝,是以筆區云譎,文苑波詭者矣。故辭理乖俊,莫能翻其才;風趣剛柔,寧或改其氣;詩義淺深,未聞乖其學;體式雅鄭,鮮有反其習;各師成心,其異如面!闭撌隽俗骷业膭撟黠L格不僅與先天的才、氣有關,還與后天的學、習有關。他還在《文心雕龍?時序》 中說:“文變染乎世情、興廢寄于時序”,論述了文學與時代、社會是有關系 的?梢,詩歌風格的形成取決于詩人的創作個性,而詩人的創作個性則是由 詩人的個性氣質、才能、后天習染、時代與社會風氣等諸方面構成的。因此要分析周必大詩歌風格的成因,我們不僅要考察周必大個人的個性氣質、審美理想等內因,還要考慮時代、社會等外因。

                                      N 編輯:張嘉麗責任編輯:張嘉麗
                                      點擊排行

                                      關于我們 | 總編信箱 | 網站動態 | 廣告合作 | 聯系我們 | 幫助信息 | 記者投稿 全站導航

                                      • 相關鏈接